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真愛寓言
本文刊載於中國時報浮世繪版「戲夢人生」---2001.9.7.
電子報頁面網址
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Chinatimes/artsec/artsec4content/0,1138,112001090700416+11051302,00.html

電影結束了,我的淚卻止不住。想起孩子給我的無私擁抱,小小的手臂,出奇的有力,他總是說:「媽媽,我永遠愛你。」

我有台大與柏克萊加大的碩士學位,正在攻讀心理學博士,兒童發展心理學是主要研究領域。我的孩子五歲,在他三歲之前,我專心在家帶著他。我以為我懂得如何實踐真愛。如果說有一部電影,可以像一面鏡子,清晰地反映我為人母的心緒與掛念;像把刀子,挖出我教養孩子時的意念讓我檢視;像一瓶解藥,清醒執迷煩躁不耐的心,那部電影就是A.I.《人工智慧》。這不只是一個科幻特技大明星的總集合,而是深刻探討人類有限、真愛無限的寓言故事。

片中充滿了屬於人的各種矛盾痛苦,但主題其實只有一個──愛。如果愛可以度量,真愛存在嗎?如果愛成為可以人造販賣的商品,而人類只是可以複製再生的有機體,生命的意義何在?

人的慾念貪求,使得愛摻入各種雜質。片中科學家為了掌握混合了喪子之痛與證明科技萬能的主控優勢,造出透過銘印(imprinting)程式便能與人類產生親子依戀關係(attachment)的小機器人大衛,大衛的人類養母一方面清楚的知道親情無法替代,另一方面卻不了解自己的那一點不捨,到底是因為愛大衛本身,還是愛他為她所做的一切。如果愛是有條件的、可以分解重組的,純淨的愛在哪裡?

我對答案的解讀是,在孩子對父母親的依戀裡。這種無條件的愛,強烈地穿透成人早已被世俗蒙蔽的心,喚醒人心不確定卻溫暖的回應。因為愛,大衛想和他所愛的人一樣。因為愛,他雖然知道病癒返家的人類弟弟已經完全取回他在家中的地位,卻不採取毀滅的手法(像他砸毀另一個大衛),而只是平靜地坐在被遺忘的角落,微笑著編織他找尋藍仙女的夢。

依戀再深,終有一天會分離。孩子要的那麼少,讓他快樂那麼容易,我做到了嗎?從那一刻起,我不時提醒自己,要珍惜短暫的相聚,要讓他的獨特得到尊重,要理出紛擾意念間的一片淨土,陪伴孩子走一段,哪怕只是很短的一段,都值得。